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传输电报 >

一封神秘电报将世界拖入美国的世纪

发布时间:2019-09-09 17:0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17年,网易历史频道独家联手《战争史研究》,以网文推送+每季纸质出版+线上直播的全媒体模式重新启航,继续回馈老读者,也期待更多新读者的关注。有旧文精编,有新文开坑,阎京生和刘怡依然与战研读者同在。

  作者刘怡,网易历史频道专栏作家,《战争史研究》撰稿人。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于德国实施无限制潜艇战的细节,请参阅本栏目前话:《落空的“水下速胜”:100年前德国无限制潜艇战为何破产》)

  “我方计划自2月1日起实施无限制潜艇战。虽其如此,令美国保守中立仍系当务之急。若此项目标不可得,则应提议墨西哥当局基于以下基础与我方结盟:协同作战;一致媾和;(由我方提供)大笔财政援助;我方亦认可墨西哥在未来收复得克萨斯、新墨西哥、亚利桑那三处故土。协议之细节可由阁下自行草拟。一旦对美开战已成定局,阁下务必尽快将上述事宜秘密知会(墨西哥)总统,并附加一项提议:(墨方)应主动邀请日本立即与我方结盟,并充当日本与我方之间的掮客。务必使(墨西哥)总统正视如下现实:托庇于冷酷无情之潜艇战,我方有望在短短数月之内压服英国求和。签名:齐默尔曼”

  1916年德国宰相贝特曼—霍尔维格(左)、外交国务秘书冯?雅各(右)与外交部二把手齐默尔曼(中)在国会门前交谈

  当德国外交部国务秘书(大臣)阿图尔·齐默尔曼在便笺上写下这份电报草稿的最后一个字母时,1917年1月16日的太阳正在从西欧大陆降下去。自从1月9日普勒斯宫会议确定了发动无限制潜艇战的决策之后,齐默尔曼的精力就集中到了两件事上:通过驻美大使伯恩斯多夫伯爵继续释放“和平”烟幕弹,以延缓美国威尔逊政府开始军事动员的时间;要求驻墨西哥公使埃卡特加快与卡兰萨总统的结盟谈判,确保一旦美国加入协约国阵营,由德国资助的墨西哥军队将立即挥师北侵、使美国人无暇发兵欧洲。1月16日,当德国宰相贝特曼—霍尔维格起草好预备要发给伯恩斯多夫、告知无限制潜艇战开始日期的电报后,齐默尔曼也准备好了给埃卡特的指示。这份秘电将首先发送给人在华盛顿的伯恩斯多夫,再由后者转拍给埃卡特。

  德国驻美大使伯恩斯多夫通过西联电报发送给驻墨西哥公使埃卡特的齐默尔曼电报加密副本,1917年被英国间谍获得

  但是,这个偷天妙计存在一个小小的技术漏洞:德国本土通往纽约的两条跨大西洋通信电缆已经在战争爆发的第二天被英国海军截断,要将秘电传送到万里之外,必须借助三条略显麻烦的渠道。其一是从瑙恩的海军无线电发射站直接向纽约长岛的萨维尔通讯站拍发无线电报,但须伪装成商业电报的形式。其二是将秘电首先拍发给德国驻中立国瑞典的大使馆,利用瑞典允诺帮助德国维持对美洲的通信的条件,从瑞典的电缆将报文传送到墨西哥城,再经瑞典外交官转交给埃哈特。其三是借助美国允许德方临时借用其外交电报线路(当时威尔逊政府仍未放弃在英德双方之间促成和谈)的机会,将加密后的报文直接交给美国驻德大使,经美国专用的海底电缆传送到华盛顿,再由伯恩斯多夫转发给埃卡特。从便捷性和安全系数上看,都以第三条渠道最为稳妥。因此在1月17日一早,两份精心加密过的电报报文就从威廉街外交部大楼送去了美国使馆。

  初建时期的“第40号室”,因其最初设在白厅旧海军部大楼40号房间,故得名

  可惜的是,国务秘书先生的伎俩只能骗过以君子自居的美国佬,却瞒不了一直在暗中活动的英国人。早在1914年10月,英国海军部就组建了负责电讯侦听和密码破译的情报机关“第40号室”,以海军情报总监威廉·霍尔少将为负责人。在战争爆发的前8个月里,霍尔陆续从俄国和波斯搞到了德国海军以及外交部的专用密码本,窥透了对手的命门。从那时起,无论是经瑙恩、斯德哥尔摩还是美国电缆发出的德方秘电都处在了霍尔的暗网的监控之下,齐默尔曼那份包藏祸心的电报也不例外。1月17日白天,当电报讯号经过位于英格兰最西端兰兹角附近的中继站、进入跨大西洋电缆时,被“第40号室”当场截获并破译。霍尔发现他现在手握一个惊天秘密:德国人不仅从来无意接受威尔逊的和平斡旋,甚至还在策划直接进攻美国本土!

  2月23日,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正式向美国大使佩奇展示了齐默尔曼电报的完整内容。5天后,震怒的威尔逊决定向美国媒体公布电报全文,反德、反墨西哥的火焰立即在整个北美大陆上升腾了起来。4月6日,美国国会特别联席会议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对德国宣战的决议,欧洲战争终于升格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大战。美利坚合众国这个体量巨大、却不情愿负担全球义务的大洲级强国,经过20年的犹豫和彷徨,最终决定向世界权力的真正中心欧亚大陆做大踏步前进,从此再未后退。而齐默尔曼那封不到200个单词的电报,竟成为了随后长达100年的“美国世纪”的催化剂,自此名列国际关系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文件之一。

  1916年1月13日,一名65岁的老年男子在距离美墨边境仅有40公里的布利斯堡陆军监狱神秘病死。此人是一年半之前被庞丘·维拉起义军推翻的墨西哥前总统、军事强人韦尔塔(Victoriano Huerta),也是德国海军情报机关在中美洲扶植的头号代理人。但来自柏林的支持仅仅是使墨西哥民族主义者报复美国的计划得以成行的催化剂: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宿怨可以一路上溯至19世纪30年代,早在80年前就开始兵戎相见。

  1821年从西班牙治下获得独立的墨西哥合众国一度被认为有希望成为中北美洲第二个繁荣的共和国,但以天主教会、庄园主和欧洲银行团为靠山的保守党很快就与由知识分子、州权主义者和商人组成的自由党发生了分裂。双方各自组建一支军队,进行了超过40年时断时续的内战。由于政治动荡不安、财政常年赤字,墨西哥政府根本无力管理北部地广人稀的边疆地带,只能倚重正在向西部大举进军的美国拓荒者,通过为其提供土地和税收优惠来达到振兴边陲的目的。但随着美国定居者和本地克里奥尔人(墨西哥土生白人)的数量之比逐渐超过6:1,鸠占鹊巢的新移民已经无意接受墨西哥政府的统治,陆续要求独立、或者并入更加自由和富饶的美国。1835年,由休斯顿领导的得克萨斯移民率先宣布组建独立的共和国,并在次年4月击败了领兵围剿的墨西哥总统桑塔安纳,迫使后者签订城下之盟,承认得州“孤星共和国”为独立的主权国家。

  得州独立的意义,不仅在于使总面积440万平方公里的墨西哥失去了将近1/4的领土,还鼓舞了正在积极谋划领土扩张的美国国务家。当时美国蓄奴各州和自由州之间的矛盾已经逐步凸显,但墨西哥的衰弱给了他们一个摈弃前嫌的机会:倘若能从墨西哥人手中夺取更多边疆土地,对等地设置新的蓄奴州和自由州,美国的内部矛盾岂不是可以暂时缓解?本着这种“昭昭天命”的扩张观,1845年美国国会率先批准得克萨斯作为一个新州加入合众国。大受刺激的墨西哥人决定迎回军人总统桑塔安纳,由他在东北边境迎战进逼的美军。

  1846~1848年的美墨战争从一开始起就成了墨西哥人的灾难。1847年2月下旬,桑塔安纳统率的1.7万名墨军在布埃纳维斯塔山区对不到5000名美军发动总攻,却遭到榴霰弹的痛击,伤亡、被俘3000余人,被迫全线撤退。紧接着,温菲尔德·斯科特将军指挥的1.2万名美军从韦拉克鲁斯港登陆,朝400公里外的墨西哥城一路挺进,受到自由派政客的夹道欢迎。9月12日,经过一场残酷但短暂的交火,斯科特拿下了墨西哥城的东方门户查普特佩克山,并在3天后兵不血刃地开进已经被墨西哥军队放弃的首都。桑塔安纳趁着夜色逃往牙买加,美国士兵在国家宫的卧室里找到了他来不及带走的一截木制假腿,当作纪念品拿回了国。

  在北、西、东三个战场都被美军彻底击败之后,墨西哥新政府被迫在1848年2月签署了《瓜达卢佩—伊达尔戈条约》,将新墨西哥、亚利桑那和上加利福尼亚共136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割让给美国;加上已经失去的得克萨斯,墨西哥独立之初疆域面积的54.5%被划进了美国版图,而美方仅仅为此支付了1500万美元(合今天的4.2亿美元)的赔偿。到了1853年,第七次出任总统的桑塔安纳为了填补财政亏空,决定把图森周围2.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以7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美国,史称“加兹登购地”。两国边界自此终于固定下来。

  对墨西哥民族主义者来说,北部和东部丢失的238万平方公里故土是一块永久的伤疤。尽管在独裁者波费里奥·迪亚斯当政时期,美墨关系一度因为经济合作变得较为密切,但随着迪亚斯在1911年被一场革命推翻,变数再度出现。从最高权力角逐中脱颖而出的新总统韦尔塔极不讨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喜欢,为了废黜这位独裁者,美国大西洋舰队在1914年出兵占领了韦拉克鲁斯港,以示对韦尔塔的惩戒。在美国佬和庞丘·维拉的双重打击下,韦尔塔被迫于1914年7月辞职下野。但一位不速之客恰恰在这个时候伸出了友谊之手:德国驻墨西哥大使冯·欣茨海军少将亲自派遣“德累斯顿”号巡洋舰护送韦尔塔出逃,将其平安送抵牙买加。

  就国家关系而言,墨西哥素有收复北方失土的志愿;就个人倾向而论,韦尔塔对威尔逊极度憎恨,这成为了德国人支持他对美国动武的突破口。1915年初,欣茨的学生、德国海军情报官员冯·林特伦中尉(平时以“瑞典银行家埃米尔·加舍”的假身份在纽约活动)在西班牙与韦尔塔秘密会面,承诺为其提供价值1200万美元的军火(由潜艇运至墨西哥海岸)和1800万美元现金,帮助他重登墨西哥总统之位;作为回报,韦尔塔在重新执政后将立即对美国宣战,出兵进攻得克萨斯和亚利桑那,使威尔逊无暇顾及欧洲。韦尔塔的亲信奥罗斯科将军已经在格兰德河对岸招募了1万多名志愿军,随时准备迎接这位独裁者卷土重来。

  活跃于纽约金融界的传奇人物、德国海军情报官弗朗茨?冯?林特伦中尉,他是收买韦尔塔和维拉的主要操盘手

  1915年4月中旬,韦尔塔和奥罗斯科秘密抵达纽约,在曼哈顿酒店的一个套间和林特伦以及德国海军武官博伊—埃德做最后的谈判。德国人承诺在正式举事前为其提供1万支步枪和800万发子弹(都是以“埃米尔·加舍”的名义在美国订购),并让数十名经验丰富的退役军官穿过美国入境墨西哥、充当韦尔塔的军事顾问。待韦尔塔的军队控制政权后,德国潜艇将从欧洲为他运来更多指挥官和火炮部件,用于对美国的军事行动。墨西哥人无须打赢整场战争——那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只须将美国政府的注意力牵制住,特别是使后者没有过剩的军火可以运往欧洲、出售给英国,便足以令柏林获得喘息之机,继而一鼓作气打垮协约国。

  一切都计划的天衣无缝,除了一件事:在韦尔塔和林特伦谈判的那间套房的隔壁,一个捷克独立运动团体的成员正在窃听他们的对话。英国驻美海军武官冈特以帮助捷克获得独立作为酬赏,雇佣这些编外情报人员监视德国和奥地利外交官的一举一动。行事过于高调的林特伦很快就被捷克人盯上了:后者在德国人与韦尔塔谈判时用的桌子底部安装了,再在隔壁的房间录下全部内容,交给冈特。冈特则将这些证据确凿的“黑材料”悉数移交给了美国司法部,以此指控林特伦从事非中立活动。无独有偶,韦尔塔的死敌威尔逊总统也派一组特勤人员前往纽约,监视那位前独裁者的一举一动,于是很快发现了德国人和韦尔塔的勾当。

  6月25日深夜,韦尔塔登上了西去的列车,正式准备回国发动兵变。按照预定计划,他将在新墨西哥州的纽曼下车,由奥罗斯科驾驶汽车载着他走完通往国境线日清晨,当两位将军如约在纽曼见面时,迎接他们的却是一位美国陆军上校、25名士兵和两位警官。韦尔塔被带到了布利斯堡陆军基地,关押在一间单人牢房里。他本来有机会申请假释并偷渡出境,但这位倔强的印第安人为自己所受的待遇愤愤不平,坚决要求留在监狱里、等待美国人道歉,结果染上了黄疸。1916年1月,韦尔塔最终死于肝硬化。

  至于倒霉的林特伦中尉,他在韦尔塔被捕之后立即意识到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于是用埃米尔·加舍的假护照买了一张去往荷兰的船票,企图瞒天过海。但当客轮中途在英国停靠时,几名苏格兰场特工把他揪了下来,带到一位海军少将面前。来者正是威廉·霍尔,他当场揭穿了这位德国间谍的真实身份。林特伦随后在战俘营里待了21个月,接着引渡给美国,以破坏罪判处4年徒刑。德国人的计划还没正式启动就破产了。

  韦尔塔的意外死亡并没有令德国人就此罢手。在动荡的中美洲,一切友谊总能找到对应的出价;既然韦尔塔无福消受来自柏林的巨款,博伊—埃德便计划将这笔钱转赠给他的两个政敌。后革命时代的墨西哥存在两个对立的权力中心:北部地区活跃着传奇马匪庞丘·维拉指挥的骑兵军“北方师”,人数一度达5万之众,在事实上控制着奇华华州与美国的陆上边境线;墨西哥城的中央政权则被庄园主出身的卡兰萨总统及其战争部长奥布雷贡将军所把持。两股势力都在竞争美国人的友谊,也都不抗拒来自德国的收买。大马贼维拉的代表索默菲尔德第一个和德国人接上头:1915年底,他在纽约拿到了34万美元的支票,用于购买步枪和子弹。柏林当局希望维拉能持续不断地袭扰美墨边境——鉴于“北方师”在政府军的围剿下已经折损过半,维拉并不打算再打徒劳无功的阵地战。但袭击边境地带的美国平民却是他所擅长的,也能带来经济方面的好处。

  传奇革命家和马匪庞丘?维拉在1916年前后曾经成为德国情报人员的收买对象,在美墨边境从事不间断的袭扰

  1916年1月11日,维拉的骑兵在奇华华州的圣伊莎贝尔拦截了美国熔炼与精炼公司的一列货车,枪杀了车上的16名美籍工程师。两个月过后,3月9日凌晨,400名“北方师”秘密越过美墨边界,袭击了新墨西哥州小城哥伦布,打死10名平民,还摧毁了驻扎在当地的美国陆军第13骑兵团一个连的连部,打死8名美军士兵、抢走一挺哈乞开斯M1909型轻机枪。震怒的威尔逊总统当即决定:不征求卡兰萨政府的意见,直接派约翰·潘兴将军指挥3个旅美军(共6600人)和8架侦察机越过美墨边境,在奇华华州境内搜索并追击维拉的马队。这次行动的成效相当一般——尽管一队美国骑兵在3月底的一次遭遇战中打死了维拉的75名部下,但大马贼本人始终在逃。不仅如此,始终得不到国民充分信任的卡兰萨总统也被这场意外的入侵搞得恼羞成怒:美国人自行越境“剿匪”,等于宣告他的政府毫无管理能力。两国之间的关系顿时变得极度紧张。

  《华盛顿邮报》漫画专栏作家克利福德?贝里曼1916年创作的漫画:山姆大叔越过边境线追捕庞丘?维拉

  现在,德国人开始两面下注。先前林特伦承诺提供给韦尔塔的步枪,现在正藏匿在油桶和棺材里运过美墨边界,抵达维拉的秘密军火库。在边境城市蒙特雷,德国领事布尔夏德秘密会见了卡兰萨的亲信格雷罗上校,怂恿后者进攻得克萨斯。在墨西哥城和韦拉克鲁斯,德国公使埃哈特与卡兰萨本人频繁会面,承诺为他提供更多有经验的军事顾问,怂恿墨西哥对美国开战、并切断从坦皮科通往英国的石油运输航线。墨西哥境内的德国退役军人社团“铁十字协会”也发动了大张旗鼓的宣传战,怂恿本地人破坏美国矿业公司的资产。

  4月12日,爆发了墨西哥政府军与美军的第一次正面冲突:汤普金斯少校指挥的两个连128名骑兵在帕拉尔镇附近执行侦察任务时,遭到500名墨西哥军的袭击,8人伤亡、1人失踪,被迫退回营地。怒形于色的威尔逊下令紧急征召14万国民警卫队,强化对美墨边境的警戒,同时派大西洋舰队驶入墨西哥湾执行“炮舰外交”任务。6月21日,又一股墨西哥军队在卡里萨尔附近袭击了美军第10骑兵团的殿后部队,打死12名官兵、打伤10人,将24人扣为人质。根据英国情报机关提供的消息,一名墨西哥陆军少校秘密出现在了东京,订购了大批步枪和轻机枪。“第40室”从瑞典通信电缆上截获的电报也显示:埃卡特与卡兰萨的结盟谈判已经进行到相当深入的阶段,德国宰相贝特曼—霍尔维格承诺协助后者在中美洲建立一个以墨西哥为中心的联邦制大国,同时要求对方开放墨西哥湾作为德国U艇袭击美国东海岸的基地。美墨战争似乎一触即发。

  美国陆军第6、第16步兵团的士兵在结束墨西哥境内的追剿行动后,列队向本土撤退

  关键时刻,正在备战1916年大选的威尔逊恢复了冷静。自韦尔塔下野以来,美国政府对墨西哥事务大体持观望放任的态度;倘若在大选前夕突然改弦更张,对手休斯一定会攻击政府白白浪费了前三年的时间、一无作为。来自英国方面的通报也显示,卡兰萨的挑衅之举背后有德国人的影子,目的是使美国陷入一场事倍功半的边境战争。而威尔逊急切盼望赢得第二个任期来进行他的“新自由”改革——扭转美国国内的贫富分化趋势,与垄断和非道德行为作斗争。在这种情况下,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立即组建一个美墨高级委员会,就潘兴远征军撤出奇华华以及由墨西哥政府军单独承担打击维拉游击队的任务等事宜达成妥协。1917年1月底,墨西哥境内的1.2万名美军开始分批撤退,一切行动在2月5日之前完全结束。正在筹划修宪的卡兰萨也表现出了宝贵的克制:在潘兴的反复进剿下,维拉的残余力量已经不足以威胁北方边境的安全。他只须将政府军主力部署在铁路干线两侧,阻止马匪破坏运输,便可自保无虞。战争的危险在最后时刻戛然而止。

  德国驻美海军武官卡尔?博伊—埃德,他参与了和韦尔塔、卡兰萨等人的结盟谈判

  这个时候,陷入尴尬的变成了德国人和他们的新任外交国务秘书齐默尔曼。埃卡特、博伊—埃德等一干冒险家本来已经跃跃欲试,认为可以在美墨战争中大显身手,为自己博取升官晋阶的敲门砖,如今却不得不偃旗息鼓。但齐默尔曼认为他还存在最后一张王牌:当无限制潜艇战于1917年2月1日发动之后,美德两国间的关系必将遽然紧张,企图在华盛顿和柏林之间左右逢源的卡兰萨也会面临新的抉择。届时,以横行大西洋的U艇作为“大棒”,收复北方故土、获得更多来自德国的财政和军事援助作为“胡萝卜”,软硬兼施,一定能促使墨西哥人改变主意。普勒斯宫会议结束后,设计一份新的对卡兰萨的收买方案的想法已经在他的头脑中成形。1月16日,在距离无限制潜艇战发动仅剩两周之时,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起草了那份致命的电报。

  截获并破译秘电的狂喜在几天之内就散去了。霍尔少将现在发现他面临一种尴尬的道德困境:倘若将电报的内容和来路一五一十地告诉美国人,英国海军长期监听美国外交电报的秘密就会暴露。但倘若不作任何介入,看上去威尔逊依旧不会下对德宣战的决心。无限制潜艇战正式启动之后,美国在1917年2月5日对德断交,此外再不置一词——既然威尔逊能容忍卡兰萨与德国人长期勾勾搭搭、却不做出任何外交抗议,那么一场主要以协约国为攻击对象的潜艇战也不会改变他对于“欧洲大战基本与美国无关”的固有成见。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讥讽说:“就算德国人踢了威尔逊一脚,他也只会掸掸衣服,讲两句冠冕堂皇的废话。”

  但齐默尔曼电报是有可能扭转这一切的。它会让威尔逊看到:即使美国严守中立、拒不承诺参战,交战双方依然会尽一切可能来对它施加影响。北美“新世界”的辽阔版图、工业实力和军事潜能本身构成了一种权势,假使美国人自己不打算利用这些权势去改变欧亚大陆的“旧世界”,像齐默尔曼、林特伦和埃卡特那样的欧洲人便会反过来摧毁它。唯一的困难在于,霍尔必须证明他比德国人“高尚”——没有干出过监听美国跨大西洋电讯、侵犯中立国合法权益这种龌龊事。因此,必须搞到一份从其他渠道流出的电报稿抄件,并转交给美国官方,如此既足以证明德国人在策划美墨开战的阴谋,又能够撇清英国人和整个事件的关系。

  德国驻美大使阿尔布雷希特?冯?伯恩斯多夫伯爵是“联墨”阴谋的知情者,但实际参与程度不高。他后来被齐默尔曼当作泄密事件的替罪羊打入冷宫

  幸运的是,的确存在这样一个“窗口”。齐默尔曼借用美国外交电报线路发送加密电文的网络有一个小缺口:跨大西洋海底电缆的终点是纽约、而不是墨西哥湾,因此传送给埃卡特的指示会先发到德国驻美大使伯恩斯多夫手中,由他通过西联电报公司(Western Union)的付费商业电报线路转拍到墨西哥城。而英国驻墨西哥公使托马斯·霍勒爵士(在情报系统中的代号为“H先生”)在电报局恰好发展了一个下线日,这位无名线日伯恩斯多夫转发给埃卡特的齐默尔曼电报的抄本,并迅速传回伦敦。现在,霍尔终于有足够有力、又可以保守机密的证据来说服美国驻英大使沃尔特·佩奇和情报官爱德华·贝尔了。

  英国海军情报总监威廉?霍尔少将(后排右二)是破译齐默尔曼电报的关键人物,这是他在战后和著名的德国袭击舰舰长冯?卢克纳尔伯爵(后排左二)合影

  2月23日,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勋爵正式召见佩奇大使,向他展示了译解之后的齐默尔曼电报全文以及经过加密的原文,并宣称这是英国情报机关从墨西哥城的转发渠道搞到的。一天之后,威尔逊第一次看到了这份惊世骇俗的文件。使他惊讶的不仅是德国人正在煽动美墨战争,更重要的是,电报是利用美国国务院的善意,通过美国自己的海底电缆发送到伯恩斯多夫和埃卡特手中的!来自西联电报公司的消息也证实:的确存在一份从华盛顿转拍至墨西哥城的德国加密电报,报文内容与英国人送来的文件毫无二致。

  现在,总统手里已经掌握着一颗足以说服整个国会的舆论炸弹,但他打算先给公众打上一剂兴奋剂。2月28日晚上,美联社记者胡德被交到国务卿兰辛家中,后者请他在不透露详细消息来源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地向美国民众披露电报的具体内容。于是,3月1日出版的美国所有主流大报,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到《洛杉矶时报》,每一份都在头版头条刊登了“德国意图攻击美国”的大标题。同一天,众议院以403票对13票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授权总统对美国商船进行武装、以随时还击德国潜艇的决议。荒唐的是,齐默尔曼本人也跳出来“助攻”——参议院里反对威尔逊的议员们原本提出了一项质疑,要求国务院公布电报的详细来源,以考察文件的可靠程度。但“诚实”的齐默尔曼却自己招供了:3月3日一早,当驻柏林的美国记者在德国外交部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向他求证电报的真实性时,齐默尔曼竟干脆地承认“电报是真的”。他随后还呼吁美国民众理解德国人的苦衷,毕竟“来自墨西哥的入侵只有在美国正式参战后才会发生”,属于“预防性措施”。但这番坦白无异于承认:在两国断交前的1月下旬,德国已经在图谋入侵美国。一切都没有抵赖余地了。

  4月6日,美国国会两院联席会议正式通过了威尔逊总统要求对德宣战的国情咨文。在那之后8天,埃卡特使用已经被破解的密码本,通过瑞典线路向齐默尔曼发送了卡兰萨的最终回复:墨西哥将在美德战争中严守中立。德国人策划数年之间的美墨战争密谋宣告破产,而威尔逊的百万大军和庞大舰队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开赴欧洲与条顿人决一死战。因为一份想入非非的电报,霍亨索伦王室的皇冠将会落地,整个欧洲的政治和军事格局也被改写。而美国这个通常只在西半球耀武扬威的巨人,最终踏上了问鼎世界权力中心的征程。一个新的时代从此开启了。

http://connerlock.com/chuanshudianbao/52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